查看手机网站
其他账号登录: 注册 登录
求真网—让真理传播更久远
    真教育官网         永远接地气    正直讲真话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知网被罚5000万:去年收入超17亿元 毛利率堪比苹果公司

 二维码 56037

每次提到“知网”,翟天临是一个绕不过去的“梗”,坊间有段子称,在国内,除了翟天临,几乎每一个大学生都发起过对知网的批判。

曾经昂贵的论文查重、天价的文献查阅,对于还没有什么收入能力的学生来说,订阅知网无疑是一件“奢侈消费”,但它却又是必要的消费。

不过,这几年知网似乎有点流年不利,2022年12月26日,市场监管总局曾通报知网2014年以来,滥用支配地位实施垄断行为,根据《反垄断法》第五十七条、第五十九条规定,综合考虑知网违法行为的性质、程度、持续时间和消除违法行为后果的情况等因素,对知网罚款8760万元。

今日,知网又因网络安全被网信办罚款5000万元。对此,知网表示,我们诚恳接受,坚决服从。

而在业绩上,知网的表现也大不如从前,据知网母公司同方股份最新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知网营业收入4.97亿元,同比下降5.82%,毛利率为26.60%,同比下降15.37百分点。

因网络安全被国家网信办罚款5000万元

9月6日,知网因网络安全被网信办罚款5000万元。

起因是,国家网信办根据网络安全审查结论及发现的问题和移送的线索,依法对知网(CNKI)涉嫌违法处理个人信息行为进行立案调查。经查实,知网(CNKI)主要运营主体为同方知网(北京)技术有限公司(简称:知网北京)、同方知网数字出版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知网数字)、《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三家公司,其运营的手机知网、知网阅读等14款App存在违反必要原则收集个人信息、未经同意收集个人信息、未公开或未明示收集使用规则、未提供账号注销功能、在用户注销账号后未及时删除用户个人信息等违法行为。

国家网信办依据《网络安全法》《个人信息保护法》《行政处罚法》等法律法规,综合考虑知网(CNKI)违法处理个人信息行为的性质、后果、持续时间,特别是网络安全审查情况等因素,对知网(CNKI)依法作出网络安全审查相关行政处罚的决定,责令停止违法处理个人信息行为,并处人民币5000万元罚款。

国家网信办表示,将继续坚持统筹发展和安全,坚持依法管网,强化网络安全、数据安全和个人信息保护等领域执法,为企业营造健康规范有序的发展环境,切实维护国家网络安全、数据安全和公民合法权益。

对于罚款5000万元,知网表示,我们诚恳接受,坚决服从。今后我们将继续夯实个人信息保护、数据安全和网络安全管控体系,坚守“服务科技创新、促进学术传播、承担社会责任”的发展定位,努力为社会提供更加安全、合规的服务,以实际行动切实维护国家网络数据安全。

去年收入超17亿元 知网数字上半年净利润是2022年全年3倍

资料显示,知网的母公司为上市公司同方股份,主要由知网北京、知网数字和《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共同经营“中国知网”。

其中,知网北京和知网数字均由同方股份100%持股。

根据同方股份2023年上半年年报显示,知网北京今年上半年主营业务收入为4.97亿元,同比下降5.82%,毛利率为26.60%,同比下降15.37个百分点。而知网数字上半年主营业务收入为4.36亿元,毛利率为43.66%。

值得一提的是,2022年全年,知网北京的主营业务收入为12.51亿元,知网数字的营收为4.64亿元,而知网背后的两家经营公司仅上半年收入达9.33亿元,以此计算,已经达到了去年全年的50%以上,尤其是知网数字,今年上半年的营收已经是2022年全年的94%。

在利润上,知网数字也很“可观”,今年上半年,知网数字净利润为9096.36万元,是2022年全年净利润的3倍,毛利率也进一步提升至43.66%。

知网北京今年上半年的净利润为-6010.42万元,2022年同期净利润为-1280.89万元,毛利率也同比有所下滑,不过根据历史数据,年底时,知网北京的毛利率会有所反弹。

而根据知网北京和知网数字2022年的数据不难看出,知网的毛利率已经堪比苹果公司(43.81%)了。

曾让中科院“不堪重负” 反垄断被罚8760万元

不过,数据看似十分“亮眼”的知网,近些年来有些“流年不利”。

2022年4月8日,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称:同方知网技术有限公司(CNKI数据库出版商)暂停中科院对CNKI数据库的使用权限,即日起,CNKI科技类期刊和博硕士学位论文数据库无法下载。

中科院表示,由于知网常年对续订价格维持较高涨幅,2021年总费用甚至高达千万,且在组团方案上条件苛刻,因此决定停订知网,转而使用维普和万方数据库。

此事一出立刻引起各界广泛关注,大众开始逐渐意识到,作为国内最大的中文学术文献网络数据库的知网,似乎已经膨胀到开始阻碍学术的发展。

而对于此事的真实性,中科院向媒体证实该消息属实,但知网却向对媒体表态该消息“不属实”。

不仅如此,2013年,中山大学资讯管理学院程焕文教授的一篇《十问数字出版商!!!》,直指数字出版商的垄断行为,批判其在销售模式、定价策略、使用规则及合同条款等方面的不合理,掀起了学术界对于知网的一批又一批反对浪潮。

2013年底,因知网大幅涨价,云南省多所高校停用中国知网。

2016年1月,武汉理工大学曾因续费价格涨幅过高发布停用知网通知;

2016年3月,北京大学发布通知,因“知网数据库涨价过高,随时可能中断服务”。

2018年12月,太原理工大学也因续订价格分歧,在其官网发布2019年暂停访问“CNKI中国知网系列数据库”的通知。

可由于知网十数年知识资源组织与采集,其在数据库资源内容上的独有性,又让各个期刊、高校毫无议价能力,最终只能在价格上妥协,被持续不断地“吸血”下去。

而在去年中科院发声后,2022年12月26日,历时七个多月的调查之后,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认定知网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知网以被处罚8760万元尘埃落定。

此外,市场监管总局还责令知网停止独家合作行为,不得限制学术期刊出版单位、高校等与其他竞争性平台开展学术资源合作,且应以公平、合理、无歧视的价格销售数据库服务。同日,知网发表声明表示对该处罚决定公司诚恳接受、坚决服从。并同步推出行业非独家合作模式、降低销售价格、完善稿酬支付办法等15条整改措施。

而知网母公司同方股份2022年财报显示,2022年同方股份反垄断罚款支出了7460万元。




‍           返回首页

                                                                返回本站首页

手机扫一扫上求真教育网 回首页
website qrcode

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