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求真网 — 让真理传播更远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储朝晖:“双减”或将促使未来出现大量“独立教师”

 二维码 4133

储朝晖:“双减”或将促使未来出现大量“独立教师”

          教育思想网


8月25日,博鳌教育论坛2021年会新闻发布会暨教育新政研讨会在北京召开。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通过讲解各国历代教育理念,研究教育理念的发展和变化,提出对“双减”后未来教育发展趋势的思考。他认为“双减”新规在执行的过程中不能超出“双减”意见目标、范围。未来对第三方教师的需求和发展有很大的空间。

        01 各国历代教育理念

历史上,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等人,他们办教育的出发点是建一个理想的国家。所以他们衡量的教育标准也是从国家出发的。之后很长的时间,教育都是为了培育这样的人才。在中国古代,也是这样,“建国君民,教学为先”,教育是为了建国、君民。

但是仅仅依靠国家,或者仅仅用国家的方式来办教育,是有偏颇的。卢梭提出来教育应该从个体出发,提出“天性为是”,依照孩子的天性,指出了另外一种方向。

之后,实施义务教育、改革大学制度使得德国成为世界教育的前列,全世界都争相效仿。德国的教育理念仍是柏拉图式的以国家为标准的教育方式。不过,在当时普遍由教会办学的环境下,他采用世俗政权办学相对而言是进步的。

在18世纪末19世纪初,欧洲、美国的教育家认为德国以国家作为衡量教育标准的教育模式是存在问题的,因此又将卢梭的思想拿来,在批判德国国家主义教育的基础上发展。在欧洲兴起新教育运动,在美国出现了进步主义教育运动,它们都强调个性的重要性,其中影响最大的学者就是杜威。

杜威1919年到访中国,当时中国正好经历了新文化运动时期,打开了向外学习思想的窗口,1915到1919年的新文化运动让中国形成开放学习的心态。

中国的教育主要变化正是学习杜威注重个性发展的教育理念,在此后的30年培养了大量杰出人才,他们对中国社会发展的作用一直延续到20世纪末。

1950年,中国又通过苏联将德国教育理念学习过来,至少是从1950到1977,我们的教育理念是政治本位的。

           02 资本和管理成突出障碍

改革开放之后,中国教育再次逐渐认识到注重个体发展的重要性。但是遇到了两个严重的障碍:一、资本,二、管理。

1980年之后就出现了很多民办学校,出现了不少胸怀教育理想的人,但是很少有真正“修成正果”的,其主要原因就是没有资金和适当的行政管理层的支持。

这样一来就加速了另外一个“果子”的成熟,就是培训机构。

培训机构是在标准过于单一的管理与评价体制下产生的。资本依据管理和评价体制的形塑投入到“提高分数”上来,这样一来,学科培训机构也迅速增长,教育发展进入一个畸形状态。

2013年我曾参加一个会议,我和那些培训机构创办人说,“如果你们仅仅依靠提高分数是很危险的,是没有未来的”,说完后有人回答说,“如果我们不依靠提升分数,就没有现在。”

事实就是资金被逼到这条道上,这些资金本来是可以用于人的多方面发展需求的满足,但是现在变成了挤压人的发展杠杆。

所以这个阶段对于培训机构的治理,一定程度上是教育思想观念以及据此建立的体制历史性交替的体现。

                  03 未来可能会出现第三方教师

现实维度上,今天是“双减”意见公开发布的“满月”,这个“满月”的效果怎么样呢?

现在培训机构具有复杂性,所采取的措施能不能达到效果是有待观察的。这次对于机构的治理,我用“刮风、打雷、下雨”概括,这个风已经刮了,风能刮多久呢?能不能遍地下雨,应该说是方向不太明确,各地已经出现多起超出政策范围之外,甚至越过法律底线的执行案例。

比如家教。这里面存在两个问题:7月24日发布的“双减”文件,文件的范围、目标是什么?

   其中没有提到家教,在执行的过程中不能超出其目标、范围,但事实是现在很多地方执行时都已经超出了。解决培训过度问题要在遵守法律的基础上去执行。某一个家庭请了一个家教,为了治理校外培训,到人家家里去把人带走了,这是违法的。

我们说校外培训是一个问题,但是问题的解决是有方式方法是在合法的范围找到方案,如果没有找到根源去治理,是会导致新的问题,用违法的方式来解决最终得不偿失。当下培训机构的治理、“双减”如何落地,这个是很复杂的。

这次整治管理者采取多部门执法。多部门执法有优势,一方面能够形成合力,另一方面,弥补了教育部门长期没有执法权的问题,多部门中有执法权的机构。

           但是,又出现了另一个问题,执行时能够同步和精准吗?能够持续多长时间?

这是难以做到的,甚至超出了权力范围,就是我刚刚说的,整治培训机构时没有落实文件的精神,然后采取了超越文件目标的措施。

未来层面,由于培训的需求没有消除,根源在于没有解决评价标准单一问题和学校均衡问题。

韩国解决了均衡问题,没有解决单一的评价标准问题,因此它的问题依旧存在。所以我们只有这两个问题都解决了,校外培训的需求才有可能解决。但我认为至少在15年内这两个问题解决不了,这种需求会在这段时间长期存在。

所以未来即便不让校外学科培训存在,但是会有变形、其他方法,家教就是其中一种。而家教从形式内容上来说,相对于培训机构是更低级的形式。其成本更高,效能更低。

但是学科教育培训机构不能公开存在的情况下,个别化的补课还是会存在。这就为不受聘到任何机构的教师出现提供了土壤。

所以,未来可能会出现独立教师,或者叫第三方教师。因为当下各种举措为独立教师产生准备了条件,就是他在任何一个教育机构都无法实现其教育理想,在任何一家教育机构都可能难以满足现时的需求,所以有这种身份的教师出现,并可能在未来数量会迅速增加。



储朝晖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

来源 | 多知网


website qrcode

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